德国赶考

来源:  作者: [字体: ]

20041月,刚到德国不久的我准备参加德累斯顿音乐学院声乐研究生的入学考试。当时我暂住在柏林,提早买好了去德累斯顿的火车票,是早晨6点整发车。德国的冬天,天亮得特别迟,早晨6点钟还一片漆黑。火车站里亮着几盏黄色的灯,灯光幽暗。我5点半到达后找到站台,车已经停靠在车站里,确认了此列车是6点整出发后,便拖着行李钻了进去。因为是卧铺,车内又暖和,再加上前一晚紧张得基本没合眼,很快便又进入了梦乡。等我一觉醒来,车早已奔驰在一片银白色的世界中,一看,早上八点了,算着还有1小时就到了,便边哼着小曲,边欣赏起窗外的雪景。

这时,一位穿着藏青色制服,头发花白身材高大,挺着个啤酒肚的老列车员走进了我们这节车厢,中气十足地操着柏林方言请旅客快醒醒,马上开始检票了(在德国,是上车后再检票),他挪动着身体向我走来,我掏出车票,用蹩脚的德语问:先生,还有多久能到德累斯顿?”“什么?德累斯顿?他听了后大喊,指着外面,这是去罗斯托克的火车,不是去德累斯顿的,怕我听不懂,又重复道:这不是去德累斯顿的!一个是南,一个是北,这是向北开……”(后来我才明白,德国的火车常常在发车前,从中间分成两列,开往不同的两个地方,一定要仔细看清火车头上的标识)我一下就蒙了,手里拿着票还举在那,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考试的时间是上午10点整,现在已经8点了,就是马上往回赶也要再坐6个小时的车,中途还要再在柏林买票……我意识到这次考试是参加不了了,也意味着还要再等半年才能有机会参加,我不争气的眼泪哗地淌了下来,第一次感觉到了在异国他乡的无助,老列车员注意到我情绪的变化,问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我把我要参加德累斯顿音乐学院声乐考试的情况告诉了他,他把我请进了乘务室,让我别急,说:我是列车长,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他先拨了电话到德累斯顿音乐学院,洪亮的声间盖过列
车的嘈杂声:我是德国铁路!我是德国铁路!你的学校有一位考生坐错了车,现在我的车上,估计下午4点她能赶到……”接着又电告柏林火车站,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话,之后在我的火车票反面签了一行潦草的字,跟我说:到了罗斯托克后,拿着这张票直接坐车去德累斯顿,学校说了一定会等你的,别急!一切困难都会解决的。当时,我只是连声说谢谢,不会用更多的词汇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了。
有了他所签的票,我得以畅通无阻地在下午4点准时到达了学校,学校的老师也都等待着我,这位坐错列车的外国学生。
在我用放松的心情唱完三首歌曲后,我后来的专业老师依瑟·汉教授拥抱了我,并说,感谢那位老列车长,让我今天听到了如此美妙的音乐!
直到今天,我还能想起老列车长白色眉毛下那深邃而坚定的眼神,他说:“一切困难都会解决的!也正是这句话,使我在之后的学习生活中,每遇困难都有了战胜它的信心。

 
详尽信息,请咨询北京丰禾意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艺术项目办公室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24号/东海中心5层 508 房间  邮编:100004
电话:010-5927.1850
专家QQ在线咨询:1434090871欢迎使用QQ在线咨询

相关资讯

专家咨询
  • 24小时留学咨询热线电话
  • 400-8905-568 13911343798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