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浮宫金字塔经历的风风雨雨

来源:  作者:未知 [字体: ]
巴黎卢浮宫拿破仑庭院当中耸立的玻璃金字塔早已成为华都巴黎的一景。回述20多年前,为了这个独特的建筑,巴黎人、法国名人重笔书写了他们对这一大胆设计的不解和愤怒。在今天的《法国广角》节目当中,本台将为听友介绍卢浮宫金字塔鲜为人知的故事。

1981年,刚获得总统大选胜利的密特朗急切召见雅克•朗。对来者不陌生的密特朗曾两次去过雅克•朗1963年创办的南锡全球戏剧节。1977年,雅克•朗离开全球戏剧节投入到社会党中,在第一书记身边负责文化项目。

密特朗1981年召见雅克•朗有两件急事:一是列出急需翻修的首都和外地的文化建筑清单;二是在法国各地创建形式多样的文化中心。当年,密特朗把新生事物称之为“生命之泉”。

1974年,希拉克任总理时的法国文化国务秘书米歇尔•盖(Michel Guy)是一位有创意、敢想敢为的文化人。蓬皮杜文化中心、奥赛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无不留下了他的心血。但米歇尔•盖给后任遗留了“拉维莱特科学城”、“阿拉伯世界研究院”、特别是卢浮宫改建等大工程。

在这几项大的工程中,改建卢浮宫是最难、争议最大的工程。

据近期雅克•朗本人撰写的《卢浮宫之争》(Les batailles du Grand Louvre)一书披露的内情,1958年起担任法国总统府国务部长、后兼任文化部长的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就曾向戴高乐总统提议,改建卢浮宫。希拉克任总理时期的文化国务秘书米歇尔•盖声称自己也做过此种努力,但他一事无成的原因是哪届政府也没有能量把颐指气使的财政部从“里沃利”街 (rue de Rivoli) 搬到别处去。

1981年7月27日,时任文化部长的雅克•朗向刚刚当选总统的密特朗提交了一份扩建计划。雅克•朗在一段文字中写道:“当财政部搬迁之后,一个名副其实、完整的博物馆将成为最大的博物馆。扩建计划中将融入修建一条从拿破仑小凯旋门到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 步行漫游大道的构想。” 雅克•朗补充说:“这样一个宏伟的工程需由代表主权的一国总统亲自酌定。”

1981年夏季,雅克•朗递交给密特朗总统的这份书面文字被看作是为改建卢浮宫奠定的第一块基石。

密特朗总统批示道:“好主意,但很难实现,就如同任何一个大胆的设计一样,都有它的难度”。

1981年夏季,为了加快实现庞大的计划,雅克•朗放弃了夏季度假的好时光。他特邀一位经验丰富的法国设计师克里斯蒂昂•杜帕维翁(Christian Dupavillon)配合他成立了一个“改造卢浮宫庭院使团”。

1981年夏季过后,密特朗于9月24日举行了他上任后第一次记者招待会。在会上,密特朗总统谈及了创办音乐城等大型艺术、文化工程。当时密特朗总统还说:“在不冒犯任何人前提下,要让卢浮宫恢复原来的用途。” « sans vouloir désobliger personne, de rendre le Louvre à sa destination »。密特朗言下之意是让财政部搬出“里沃利(rue Rivoli)侧翼”。 “里沃利侧翼”建于1852~1857年间,是卢浮宫的一个组成部分,自1871年以来一直由财政部占据。

按照设想,如果能够成功收回“里沃利侧翼”,一下子使卢浮宫增加了2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3个庭院和165个新展厅,共展出艺术品1万两千件,其中3000件是从存放室取出的,卢浮宫博物馆的展品由此大幅增加。

但是,惯于穿梭于卢浮宫和里沃利风景区的公职人员哪里舍得离开这块具有历史象征意义的风水宝地。曾经投票支持密特朗竞选总统的左派人士也为密特朗刚一上台便大放厥词而感到愤怒。此前不是没有过好的扩建计划,但一遇到让财政部搬家,这问题就大了。右派哪位总统也没有公开表示过让财政部工作的人从里沃利街搬走的言论。

当时主管财经的国务部长皮埃尔•欧仁•贝雷戈瓦(Pierre Eugène Bérégovoy)本想让财政部处于瘫痪,无法正常工作的环境下,以此来迫使公务员被迫搬出卢浮宫,但贝雷戈瓦想硬来的想法遇上了1986年变幻的政治风云。

执政的社会党在议会选举中失利。右派在1986年的立法选举中获得了议会多数席位。第五共和国第一次共治揭开了帷幕。希拉克在密特朗总统手下任总理,巴拉迪尔接任贝雷戈瓦出任财政部长。卢浮宫财政部搬家一事在巴拉迪尔的再三阻挠下整整拖了两年。势力大的法国财政稽查员们为他们不马上搬到巴黎最东部的贝希新区而举杯庆贺。财政稽查员们高兴地说:“我们终于不用去过流放的生活了!”

1988年密特朗连选连任。卢浮宫扩建工程加快,财政部搬家一事又浮上水面。

1978年密特朗曾经参观过美籍华裔设计师贝yu聿铭设计的美国华盛顿国家艺术馆东馆,他对贝聿铭的设计风格倍加赞赏。在重量级设计师推出的卢浮宫扩建设计方案中,密特朗早看中了美籍华裔设计师贝聿铭的设计。当时,密特朗还邀请了世界上15位博物馆馆长给新卢浮宫设计方案投票,结果有13位馆长都推荐了贝聿铭。

雅克•朗由始至终就有一种非贝聿铭莫属的直觉。他在书中写道:“密特朗要钦点贝聿铭,密特朗绝对会说到做到”。要知道卢浮宫改建工程是法国唯一一项不通过竞争直接授予建筑师的大工程。密特朗当然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样独断专行的难度。心急的密特朗在事情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一位曾经和法国前文化部长马尔罗工作过的彼阿斯妮(Emile Biasini) 牵线搭桥让贝聿铭尽快和密特朗总统见面。俩人会面之后,密特朗把要改建卢浮宫的设想讲给了美籍华裔设计师贝聿铭。贝聿铭此前在巴黎拉德芳斯设计方案中被冷落,他深知有着文化底蕴的法国人对美国文化有某种不信任。贝聿铭知道自己这次接手卢浮宫改建工程的难度,他没有立即表示对这一计划的热情。他礼貌地给密特朗回复说:我年纪大了,不想再为了一个项目去搞竞争,要么直接把项目交给我,要么就让别人去参与竞标而我放弃。没有人知道贝聿铭上述做法是内紧外松还是他猜到了法国政府的迫切需求。密特朗接到贝聿铭的回复之后,听取了下属的汇报,当机立断,立刻决定把这个项目单独交给贝聿铭。

彼阿斯妮(Emile Biasini) 接到总统的暗示“不要夜长梦多”。密特朗曾经亲口对手下说:“好的东西就让它一杆子走到底,这样大家谁也无法再回头。”可以说, 彼阿斯妮手中攥着了一块赛跑秒表,和时间展开了赛跑。

1984年1月法国历史古迹最高委员会投票通过了贝聿铭设计方案。第二天,法国各大媒体在头版刊出贝聿铭笔下勾勒的新卢浮宫素描。当年法国《法兰西晚报》就此的通栏大标题为“可悲的法兰西”。由此对贝聿铭玻璃金字塔持批评态度的名人智士接踵而来。贝聿铭自己也说“法国人为卢浮宫金字塔整整骂了他一年半。”抗议信、反对之声在《费加罗报》、《巴黎人报》等媒体上如雪片一样劈头盖脸地扑来。

卢浮宫玻璃金字塔规划是在一片反对声中开工的。

开工很长时间后,拒绝离开卢浮宫的财长巴拉迪尔和职工们坚守在里沃利大街,他们仍拒绝搬走。有一天工程总监彼阿斯妮(Emile Biasini) 向巴拉迪尔说:供暖接口处在财政部里边的部办公室内,你们必需给工程队的人放行。巴拉迪尔不肯让步。

设计师贝聿铭告诉法国工程总监:没有暖气接口,那就在玻璃金字塔顶上设计一个大家都能看得到的暖气出口。巴拉迪尔听到这些,觉得再顶下去,他会背上历史的骂名。巴拉迪尔最终作出搬家的让步。卢浮宫金字塔工程攻破了任何政府都没能攻破的难关。

在玻璃金字塔落成典礼结束的三个月之后,财政部于1989年底搬到了崭新的贝希大楼中。

而今,卢浮宫金字塔早已成为巴黎一景。世界艺术宝库-卢浮宫也记载下华裔设计师贝聿铭的不朽之作。别具一格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为巴黎留下了城市规划中美丽的一页。


 
详尽信息,请咨询北京丰禾意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法国项目办公室
专家QQ在线咨询:
吴老师 214443428 欢迎使用QQ在线咨询    马老师 1912846380 欢迎使用QQ在线咨询    牛老师 1987817881 欢迎使用QQ在线咨询

相关资讯

专家咨询
司老师点击 QQ 在线咨询
刘老师点击 QQ 在线咨询
贾老师点击 QQ 在线咨询
  • 24小时留学咨询热线电话
  • 010-56028900 13801264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