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韩国教育重大改革与社会反映2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三、“开放型自律学校”:基础教育的改革方向

   21世纪是知识经济和信息化的社会,人才的作用凸现,为此,世界发达国家纷纷对教育进行新的构思和改革,以适应国家综合发展和经济全球化迫切需求。韩国学界认为以“平准化”为核心的公平教育虽然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以升学为中心的国家基础教育框架,导致学生的学习欲望和热情逐渐衰减,学习能力提高缓慢,普遍感到教育竞争力下滑所带来的心理危机,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国外留学,出现了日益加剧的早期留学现象。

  根据这一情况,每一届韩国政府一换届都致力于教育革新,举办了科学高中、外语高中等特色高中,力求强化学校的自主、自律办学,但都注重升学考试和应试教育,被社会各界广泛批评。如何既保持公立学校教育的基本特征和优势,又通过问题解析、探究、讨论等教学方式的改革,提高学校办学自主性,调动学生自主学习的欲望和能力,激发、挖掘学生的创意、潜力和人文情怀,需要从根本上改革基础教育办学体制。

   鉴于这种社会发展需求,参考美国的“协约型学校”(charter school)、英国的“研究型学校” (academy school) 、日本社区参与型学校和瑞典的“自律型学校”的学校教育改革的成功经验,韩国政府提出了“开放型自律学校”的改革模型,即通过把人事权、财政预算执行权等办学自主权更多地转交于校长或教育、文化、艺术、宗教等民间团体,选定具有革新意志和经验的管理主体,克服过去公立学校的共同的缺陷,通过集中试点示范,汇集各种政策职能,积累革新成果和经验,逐步推向全国学校,加快教育革新步伐。“开放型自律学校”与过去一般学校的最大区别在于:通过协约中所提到的公正评价,强化教育的责任和义务。评价内容主要是学生学习能力的提高程度、教育需求者的满意度,人文情怀、创意能力的培养效果,教育的责任和义务等。这是一项根据公开每年和综合评价结果,对学校实行严明管理的新型办学制度。

   韩国政府导入这种改革的目的也在于,既继承和发扬以往比较成功的“平准化教育”政策,继续执行公立学校的各种学费减免政策,又能满足社区对优质教育的不同需求。为推行先进的教育项目,引导地方政府和自治团体对教育事业的支持,对农村、山区、岛屿和城市低收入地区,中央政府将有特殊支援政策。申请到这类学校任教的教师将接受“学校革新特别研修”。

  韩国政府组建了由各界专家构成的“开放型自律学校示范运营推进委员会”,原计划在2006年8月底选定5-10个示范学校,到2010年在20个革新型城市中选定20所学校试行,但到目前只选出了4所。在选拔过程中,采取对教育条件比较差、人口与学生数正在减少、地方政府有积极性的地区优先的政策,自2007年3月进入试行阶段,经2010年对示范工作的各种评价,2011年逐步向全国推广。

   “开放型自律学校”是通过公开征集名称,经专家们对707个征集到的名称严格筛选后,最后修改原来的“公营型革新学校”名称而确定的。这种改革模式的核心内涵是:

  (1)赋予学校和教师

  很大的自主权,如课程设计、选择教材都不一定遵循国家有关规定;

  (2)可以引入“无学年制”;

  (3)通过“公募”(公开招聘)选任校长,校长比过去有更大的自主决定人事与执行财政预算的职权;

  (4)教师编制中的全员(100%),可以公开招聘;

  (5)招生:在实行“平准化教育”地区通过“学生先申请、学校再派位”的方法;而实施非“平准化教育”地区,通过除了笔试外的多元方式,如学生在校的综合成绩、面试和毕业学校推荐等方式招收。学生从本道(省)内招收;

  (6)对农村、山区、岛屿和城市低收入地区,中央政府将有特殊支援政策。目前,在韩国已经确定的4个实验示范学校之一的忠清北道清原高中(音译)于2007年3月1日,招收高中1年级8个班240名学生,将从2007年到2010年试行全新的办学模式。

  从2006年11月,开始公开招聘校长和教师,校长任期4年,任期结束后可以续延,中途因故解聘或任期结束后,都能回到原来的岗位。教师编制中的全员可以公开招聘,学生从本道(省)内招收。

   韩国政府期待着通过这一改革,改变公立学校目前的低迷现象,提高教育水平,恢复国民对公共教育的置信度和满意度。对此,韩国教育专家们有着不同的分析和评价:如原来试行的“公营型革新学校”的办学模式,包括地方政府和自治团体对学校的财政支持,由道教育厅教育监、地方自治团体、学生家长各负担1/3的学校经费,但新公布的“开放型自律学校”的改革方案,并没有这一内容。教育人力资源部的官员解释这是为了防止提供财政支持的一方对校长或经营学校主体的自主办学施加压力和影响,又转变为“升学高分”的名门校,财政不足部分由教育人力资源部每年追加支持每个学校1、2亿韩圆。原来准备试点的10所高中减为4所,准备提供财政支持,并办成优质高中的仁川、全罗南道政府从试点方案中撤出。专家们认为,中央财政负担加重,地方政府与自治团体对教育改革的热情减退,大学、宗教团体等民间团体和学生家长的建议得不到反馈,并没有体现“开放型”办学宗旨,顶多是“公立型校长自律学校”,这些情况的发生和走向,无疑为声势动众的韩国基础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带来了许多变数。

     

   四、“首席教师”制度:教育人事制度改革          

   为提高国家的教育竞争力,世界各国都导入了首席教师制度,如美国的首席教师、优秀教师,英国的上级技术教师和优秀教师,澳洲的最优秀教师,日本的优秀教员等,虽然称呼有所不同,但都是为了进一步提高教师职业的专业化和教学水平而设置,在教育改革与发展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我国基础教育阶段中的特级教师、高级教师制度也为韩国专家为设置首席教师制度提供了很好的经验和参照物。

   可以说,目前的韩国教师晋升制度,是从教师的教学岗位转变为教学与学校管理岗位的制度,教师从“2级正教师”升为“1级正教师”,再从“1级正教师”升为教监,最后从教监升为校长。韩国教师们开玩笑说,这不是向教得更好的教师晋升的制度,而是脱离教学岗位而“做官”的制度,专家们认为这种教师晋升制度本身在政策导向上有问题,在教师中间产生不良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教师对教学的集中力,也减退了教师们钻研教学工作、提高教学水平的热情和积极性。在韩国关于导入首席教师制度的议论已经持续了25年之久,从1995年就开始正式纳入教育部及相关部委的议事日程,但因“预算不足”等原因而多次被搁置。

  到了2000年,作为“教育发展综合方案”,又在具体研究过程中讨论过,但这次因“全国教师组合”(教师工会)的反对而搁浅。 这次并没有以“预算不足”为理由,而是教育界内部有意见分歧为由,成为下次讨论决定的议题。几经周折,这一改革终将附诸实施:根据韩国总统府和教育人力资源部2006年11月报告,首席教师制度将于2007年9月开始在全国国立、公立学校示范、实行。

   韩国有关教育专家、学者认为设置首席教师制度有如下几方面科学依据和积极作用:

  (1)在现职教师总数中选拔约占其中10%的最优秀教师为首席教师,专门指导学校教学工作,每月增加一定报酬。

  (2)通过设置首席教师制度,可以促使教育经营和教学之间建立相互衔接、互为补充、扬长避短的有效机制。

  (3)形成教师教学梯队,成为学习型组织:首席教师可以指导年轻教师,形成教师之间传帮带的氛围和机制,进一步完善备课指导、教学研究、教材教具的研发、现场观摩与指导、校内培训等教学活动制度和机制。

  (4)激励献身于教学一线工作的广大教师,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博得社会对教师岗位的信任和崇敬。社会上有“大法官”、“大记者”、“先任研究员”、“首席监理师”、“技能长”等职衔制度,对教师岗位设置与其工作性质和业绩相适应的岗位是必要的。

  (5)为教师们开辟更加专业化的发展道路:使教师们即使不改道做教育管理工作,也能在本职岗位上感到荣誉和自豪,可以安稳教师心理,稳定学校教学工作,激励教师的教学工作和提高教学质量。这与在学生教育中的“因材施教”一样,为广大教师提供了多元化、个性化、特色化、专业化的发展渠道。

  (6)可以优化教师教育工作的专业性:“1级正教师”经过3年工作实践后,接受为晋升教监而设置的培训,但还没有为进一步提高教学水平而设置的培训制度。根据一个国家的教育竞争力来自于教师职业的专门性、专业化原理,应实行这种教师职业专业化制度。

   对导入首席教师制度,韩国国内有不同的评价和反响。对教师职业的专业化问题,韩国各政党、教育人力资源部、教育开发院、全国经济联合会、OECD评价组织、韩国教员团体总联合会等部门、团体达成了比较一致的意见,对导入首席教师制度表示肯定和积极的态度。

  鉴于此,很多韩国教育专家认为实行首席教师制度时机成熟。这在韩国教员团体总联合会对教师、学生家长、专家组织进行的问卷调查中,也得出多数被访问者赞成的结论。教师首席制度并不会带来巨大的人才和资金浪费,而是带来积极的社会效果。

   但是,韩国专家、学者们普遍认为韩国的教育改革不是理性改革,而带有浓厚的感性和功利色彩,虽然为促进教育改革与发展,由一名副总理主管教育与人力资源部工作,但受政治、经济、社会和政府换届的影响比较大,受各种社会干扰大,过于频繁变化,缺乏长效机制。目前教师工会对实行教师评价制度强烈反对,甚至发生示威游行或暴力摩擦。

  显而易见,首席教师制度的实行也不会一帆风顺,教师组织和更多的教师们纷纷要求“公开招聘校长”、“废除校长任职资格”、“降低校长任职门槛”等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也有不少教师反对这种改革,认为这只能招来不必要的恶性竞争,教育民主化将冲击教育专门化,导致教育行政权利最大化,并扰乱教育秩序,教师地位、尊严和待遇被削弱等。

   反对实行首席教师方认为“木匠多,房子就盖歪”,校长的行政指导能力将变弱。首席教师制度,不仅破坏教育民主,又助长和固定教师队伍等级身份制,很有可能最后使首席教师变成校长和教监的行政助手,并不会发挥教师职业专业化的作用。赞成的专家认为:校长公开选举或招聘,的确有可能削弱校长对学校的指导,校长的领导作用和对教学工作的指导也会被减弱,也有可能向非教育领域开放校内职务和岗位,学校的经营专门性将被削弱,教师和教学工作也将受各种干扰和冲击。

  但是,在越来越个性化、多元化的社会发展中,一名校长很难履行管理和业务双肩挑的任务,势必有得有失。“垄断指导”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共同协力和指导”的时代到来,教师首席制度为教育变得更加科学、灵活、智慧、包容提供了可能与保障。若想维护教师的尊严、地位和待遇,以教师职业相对独立和提高专业化为宗旨的装置是必须的,因此更需要设置首席教师制度。

   “公开招聘校长”、“教师评价制”和“首席教师制度”是韩国教育人事制度改革的核心内容,也是韩国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最大难题,从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韩国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的体制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

 
详尽信息,请咨询北京丰禾意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艺术项目办公室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24号/东海中心5层 508 房间  邮编:100004
电话:010-5927.1850
专家QQ在线咨询: 65155754欢迎使用QQ在线咨询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专家咨询
  • 24小时留学咨询热线电话
  • 010-65155754 010-62231202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