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韩国教育重大改革与社会反映1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一、提高国内教育质量,缓解早期留美热

   据2006年底韩国国家电视台KBS和《朝鲜日报》等主要媒体的调查与报道,在美国留学的各国学生中韩国稳居第一,达到87724名,占所有在美外国留学生中的14%,而名列前几位的印度、我国大陆地区(不含我国台湾的3、2万名)和日本留学生分别为6、8万名、5、4万名、4、9万名,韩国的情况更为特殊,即陪读家属居多,达到3、4万名,合起来超过10万名的留学大军滞留美国,其留学费用是其他国家的2倍。而位于留美学生数第二和第三的印度和我国分别只有6000名和4000名。这对于全国总人口只有4800多万的国家,竟然比几亿,甚至十几亿人口的国家的海外留学生还多,成为巨大社会压力和负担。

  韩国每年留学国外的总费用多达7万亿韩圆(70多亿美元)。近年来,这种发展趋势有增无减,2006年签发的留学美国学生签证就已经达到5万名,第3、4季度留学费用比去年同期增长30%。

   根据韩国专家分析,韩国公共教育所存在的问题,成为引发这种留学热有增无减的直接原因:

   1、英才教育重新抬头:在韩国政府从1974年开始实施“平准化”教育以来,的确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为消除教育的地区、学校和学生个体差异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引发了学生学习能力下降,教育竞争力下滑等忧虑和呼声,引起了韩国国内家长、教师和社会各界的很大争议,英才教育重新抬头,课外辅导热卷土重来,科技高中、国际、外语高中等英才学校教育倍受青睐,“自主型私立高中”也倍受瞩目。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首尔等大都市外,韩国各地区并没有全面推行“平准化”教育,而是各地区教育部门通过深入调查,根据社会需求和舆论,决定是否全面推行,如离首尔最近的江原道(相当于我国的省级区划)就没有实行。经过一段时间的实施和实际比较,望子成龙的很多家长选择个性化、多元化、自主性的英才教育,包括增加课外辅导的“私教育”,助长了学生、家长和学校之间自主选择不同教育的无形竞争。

   2、课外辅导和补习热有增无减,且费用太高:鉴于这种社会氛围,家长不得不给自己的孩子找了课外补习和辅导学校,家长为这种“私教育”(私塾)所开支的费用与日俱增。课外辅导和补习热的背后, 有其很多合理的一面:

  (1)能预习课本知识:比整齐、划一、单向的公共教育的传授,这种“私教育”以更广泛、多元、灵活的角度和方法,解析各种问题,使学生容易记住;

  (2)学生通

  过课外辅导学得更加深入和广泛,并激发学生的求学、赶超好学生的欲望;

  (3)比一个班30名以上的学校班级辅导,学生少,老师多,可以及时发现和纠正学生的缺陷和错误,强化学生个别指导,还能因材施教,提高学生学习成绩。在这种社会氛围中,多数家长认为:与其花掉如此多的课外补习、辅导教育费用和时间、精力,还不如趁早把孩子送到美国或英国受到更直接的先进教育,而且到这些国家学习一段时间,孩子们的英语基本上能过关。

  2006年10月下旬,美国一所私立高中的职员向闻讯赶来的200多名学生家长介绍情况,把屋子挤得水泄不通。这种连锁反映促成了韩国学生的早期留学,中小学学生留学国外数从2000年的4300名猛增到2005年的35144名,比前一年增加6、6%,6年内增长8倍多。早期留学从初中学生延伸到小学4、5年级。

   3、国内外语教学水平低:在升学、就业与个人发展中,外语成绩始终发挥积极的推进作用,而韩国国内只注重语法教学且自成体系,学生学习任务和教师教学任务繁重、课程内容烦琐,却实效很差,学生基本上张不了口的“哑巴英语”教学,更使韩国中小学学生和家长失望,加剧了这种学生早期出国留学风潮。

   这种留学热,给韩国社会带来了很大负面效果:如,给家长带来了沉重的留学费用负担,父亲留在国内拼命挣钱,供孩子留学,还有一同陪读的妻子,因长期分居生活和经济压力,使年迈父亲精神崩溃,成为罪犯,最终导致妻离子散、家庭分崩的恶性结果,对社会的影响很大。韩国称之为“大雁爸爸”现象,已经多次发生。还有国际间、家庭间形成的语言、文化与价值观上的逐渐疏远、隔阂和障碍。

   为解决这种社会负面现象,韩国政府出台了到2010年,所有中小学英语课教师分阶段完全用英语授课的“英语教学革新方案”,以主管教育的副总理的报告形式,于2006年11月3日递呈卢武铉总统,包括在录用英语教师过程增加试录者用英语论述和听力测验项目,改革英语教学方法,以提高教师教学水平,增强教育竞争力,恢复国民对韩国英语教学和公共教育的信任。

   “英语教学革新方案”包括:

  (1)从2009年开始,韩国实行包括英语论述、听力和授课实际能力等内容的英语教师资格考试,开通英语学习频道。

  (2)为实现这一计划,韩国教育与人力资源

  部准备实施从2010年开始每年培训1000名,到2015年培训1万名在职英语教师回炉接受强化训练的再教育的培训计划。

  (3)在2010年以前,任用外国留学生和在家里使用英语者等2900名课外英语辅导讲师。

  (4)对小学1、2年级开始逐步实施英语教学,在济州国际都市、经济特区、外语教学试点地区的小学和初中实行英语和韩国语同步、全面使用的教学法。

  (5)对申请取得英语水平认证的中小学学

  生实行英语水平认证制度。但很多教育专家认为这将与以往的托福等考试制度重复,而且有助长课外辅导、补习热,弱化公共教育之嫌。但也有专家认为:对过去教育主管部门屡禁不止的课外辅导和补习的“私教育”热,也事出有因,公共教育机构、学校教师不应只是否定和排斥,而是发现其合理的部分,在课堂教学中吸收起长处,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如小班化辅导,增加辅导老师,个别指导,改进教学方法,因材施教,激发学生的求知欲等。韩国教育在均衡教育和英才教育的争论和博弈中,寻求革新、建设与发展。

    二、缓解课外辅导热:减轻课业与学费负担

   1、私塾和课外补习热不断升温的社会背景

   上一世纪60、70年代,在韩国升入初、高中的考试竞争日趋激烈,不仅阻碍了正处在发育阶段的儿童的身心健康,而且还增加了学生家长、家庭的负担,成为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引起全社会对学校教育的不满情绪,受到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严厉批评。

  为解决这一道难题,韩国政府在1968年开始取消初中入学考试录取制度的基础上,从1974年开始推广高中“平准化教育”改革,以消除学校间、区域间教育和设施的差异,提高高中教育质量,发展职业教育,完善中等教育制度。同时,为缓解课外辅导热、各种补习热,减轻考试对学生、家长、学校的巨大压力和社会负面效应,做了很大的努力和尝试,取得了一定的实效。

   进入新世纪,韩国各界对实行33年之久的“平准化教育”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来自经济界批评比较多。但是,惟独没有变化的私塾和课外补习热,使正在发育中的孩子们每天要在校外补习到深夜12点种,这在另一方面说明了家长对子女教育的渴望和选择适合自身发展需求教育的迫切性和必然性。虽然“平准化教育”在推行教育公平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这些社会现象反映出教育发展特点、规律和社会需求,用强制的行政手段是难以彻底解决。

  实际上,中小学生放学后的课外补习热是禁是禁不住,只能以更好的课外公共辅导教育来疏导或取代。根据2006年对釜山市中心一所学校的调查,75-80%的学生上私塾,95%的学生正在上课外补习班。为解决这一社会需求和问题,韩国正在试点推广“放学后的学校”,即“课外学校”教育。“课外学校”教育的实质就是利用公共教育资源,通过多样化的课外辅导教育,最大限度地满足学生和家长的个性化不同需求,提高学生学习兴趣和学习能力,增强学校与家长、社区的社会纽带,贯彻终身教育和现代教育理念,实施教育福利政策,构筑自主、开放、多元的社区公平教育体系,建设多元、和谐社会。

   2、以“课外学校”教育取代课外补习热的主要做法和实效

   目前,在韩国全国的中小学中有280所示范性“课外学校”,全国98.9%的初中和小学实施“课外学校”教育,42.6%的学生接受这种“课外学校”教育(其中小学生36.4%,初中生28.9%。高中生72.2%,其中,普通高中82.2%,实业高中45.0%)。已经有15684名课外讲师活跃在“课外学校”教育的第一线。实际上,韩国政府作为国家教育改革政策,进行了长期、多方面的努力和尝试。1995年5月31日,韩国政府将组织放学后的教育活动作为构筑“新教育体制”的改革。自1999年开始,将此项改革更名为“特长与适应能力培养教育活动”,2004年又改为根据学生兴趣和实际水平实施的匹配型补充学习,以及对低年级学生的保育教育的“课外学校”发展模式。

   “课外学校”教育最成功之处在于:

  (1)补充、完善和提高了学校正规学校教育。“课外学校”教育比国家指定的正规学校教育,时间、空间、设施、讲师都变得开阔,教育内容和形式也变得更加多元、灵活、生动、有趣,符合学生个人的成长,贴近社会和学生需求而有效。对此,韩国教育专家评价为:更有创意和实践意义的教育,是没有围墙的教育,“课外学校”教育逐渐成为中小学校教育的“呼吸循环系统”。

  (2)构筑公平教育的安全体系:通过公立学校的课外辅导,使那些农村和低收入家庭子女有条件接受更加个性化、特色化和人性化的教育,缩小与高收入家庭子女因收入差距带来的教育差距。2006年,韩国政府为低收入家庭子女提供10万名每人3万韩圆的教育券2个月,2007年提供30万名每人3万韩圆的教育券10个月。最近,韩国教育人力资源部宣布:从2006年19个郡的农村示范地区扩大到2007年的88个市、郡,将投入497亿韩圆支持。各地方政府和自治团体也相应配套投入4-6亿韩圆,使农村学校的孩子也能与城市孩子一样接受免费的“课外学校”教育。

  (3)构筑终身社区教育体系:通过学校、教师、家长、社区居民的广泛参与学校“课外学校”教育,因工业化社会而涣散的社会共同体又重新筑起,形成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终身教育体系,学校教育的职能不断延伸与扩展。

  (4)减轻私塾和课外补习的费用,经2006年底对280所“课外学校”教育示范校学生家长的调查统计,每个家庭年底教育开支比年初节省6.2万韩圆,这对低收入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综合考察,“课外学校”教育的积极意义,不仅在于减轻私塾费用负担,而是发扬和光大公共教育性质,树立现代教育理念,成为构筑公平、和谐社会的有力保障。

  (5)“课外学校”教育的成功之处还在于,及时调查学生和家长的不同需求,征求改进意见,并加以完善。根据学生和家长的实际需求,设计教育内容和形式,选拔大学教授、大学生服务自愿者等更为优秀的课外讲师,减轻课外教育经费负担,充分利用展览馆、图书馆、体育馆等社区内服务设施,与中央政府各部委、地方政府各厅局密切合作并得到他们的一贯支持和协助。

  (6)据统计,目前实施的“课外学校”教育课程为:小学“课外学校”教育内容中艺术、计算机、体育、英语占64.5%;初中英语、数学、语文、体育、音乐占59.2%;普通高中语文、英语、数学、社会、科学占93.8%;实业高中计算机、英语、数学、社会、科学占58.1%。

  3、“课外学校”教育存在的问题和解决途径

   “课外学校”教育也存在着不少实际问题和困惑:

  如(1)在农村学校很难找到优秀的课外讲师,农村学校的学生数少,不成规模,难以实施教育培训项目,教育设施比较差。

  (2)由学校教务处来管理“课外学校”教育,在认识和实际管理中很容易形成“主副关系”,影响“课外学校”教育的意义和实效。

  (3)减轻“课外学校”教育费用,但这正是公共学校教育的软肋,因经费所限课外教育、辅导质量下降,不能满足学生不断变化的个性需求,影响“课外学校”教育的生命力和持久力,私塾和校外补习死灰复燃。

  (4)因校长的认识水平所限,教师教学负担加重,影响教育质量,难以取得学生和家长的持久信任。

  (5)“课外学校”教育的信息不透明,不对称;

  (6)如何进一步评价和提高学生和讲师的学习、教学能力。

   为解决这些问题,韩国教育专家和学校一线教师们正在不断改进和尝试。

  (1)更多的大学生参与,使“课外学校”教育更加符合学生个性需求,规模小的学校可以建中心学校,讲师巡回辅导或学生集中到中心学校接受课外辅导,交通费由政府或学校负担。

  (2)中央与地方政府始终支持这项教育事业,每年有专项经费支持,各大学和研究所应开发出高质量的“委托式课外辅导”计划项目。

  (3)加强调查研究和宣传工作,使课外学校教育更加符合学生和家长要求,学校内设专职岗位协调和管理“课外学校”教育,教务和讲师信息要及时公开,使学生和家长理解和支持这项改革。

  (4)动员

   更多的大学、研究所、文体展览福利等设施、警察署、部队参与社区“课外学校”教育。

  (5)通过选择最优秀的讲师,开发设计最好的教育辅导项目,提高“课外学校”教育质量。

  (6)整合单科辅导,防止学生从学校出来,又到私塾补习班去的现象。韩国的“课外学校”教育,虽然还有诸多现实问题,但正在成为弥补“平准化教育”的不足,满足学生、家长和社会的不同需求,减缓以升学为导向的校外补习热,减轻学生和家长的学业和经费负担,构筑现代公共教育和终身教育新理念和社会实践体系,建设公平、和谐社会的重要渠道。

 
详尽信息,请咨询北京丰禾意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艺术项目办公室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24号/东海中心5层 508 房间  邮编:100004
电话:010-5927.1850
专家QQ在线咨询: 65155754欢迎使用QQ在线咨询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专家咨询
  • 24小时留学咨询热线电话
  • 010-65155754 010-62231202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